博宝艺术家 > 艺术家 > 曹意强个人官网
销售作品
0
欣赏作品
0
浏览
27988
分享
512
粉丝
914
+关注
更多

曹意强

博宝艺术家

曹意强 “艺术学”独立,艺术教育如何应对?

时间|2011-05-24 09:39:24

来源|艺术家

作者|曹意强

464

收藏

博宝文化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曹意强 曹意强 “艺术学”独立,艺术教育如何应对?

  

曹意强 “艺术学”独立,艺术教育如何应对?

  辛弃疾词 朱守道 书

  长期以来,艺术学隶属文学门类,与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新闻传播学并列为一级学科。今年2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过了将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的决议,艺术学不再归类于文学门类下,成为了新的第13个学科门类。

  设置艺术学门类为我国艺术类人才培养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和自主性,同时也伴随着新的思考和挑战。艺术学科发展的现状如何?艺术学科的学术特色和价值何在?艺术学应有怎样的评估和指标体系?

  4月的杭州,草木流翠,百花争艳,由浙江省教育厅和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举办的“艺术学学科发展规划学术研讨会”在中国美术学院举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议组成员仲呈祥、曹意强、周星、许平、韩生等10多位专家和来自中国传媒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等近40所艺术院校的专家学者百余人参加了此次研讨会。此次会议是艺术学从一级学科升格为学科门类以来,艺术学界首次召开的大规模学术研讨会。

  “升级”是机遇也是挑战

  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之后,一个最直观的改变是,艺术院校的学生毕业后,拿到的将不再是文学学位,而是艺术学学位。但是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的意义和影响远不止于此,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仲呈祥教授表示,这标志着21世纪中华民族在艺术上的高度自觉、充分自信,并且以此通向艺术自强。

  作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组的核心成员,仲呈祥介绍了历届艺术学学科组成员为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而奋斗的历程。他说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他同时评价:“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表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学科提升,而是时代对艺术需求的提升、认识的提升,是社会赋予当代艺术创造的新使命。他同时也表示,艺术学科的发展任重而道远,“摆在艺术学科前面的将是学科特性、学术框架、创作研究和梳理与拓展的艰巨任务”。

  的确如此,艺术学学科设置的调整,改变了我国艺术教育的格局。在艺术学界为艺术学提升为学科门类而欢呼雀跃之时,伴随着的是他们对如何推动艺术学科自身发展的冷静思考。“好比以前我们是个师,现在成了一个集团军,但是我们的兵力、装备就这些,怎么办?”评议组成员、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曹意强指出,盲目扩张是没有用的,一个学科之所以成为一个学科,它必须具备明确的学科目标、学科体系、理论和方法论以及相应的评估指标。

  创作能力应成为学术新标准

  多年以来,艺术一直是文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其研究框架和评估体系都在文学框架之下。在现有的学科体系和评价标准下,学校过分强调攻读学位者的理论知识积累、学术思考和研究的能力,这与艺术的创作特性相违背。

  “在职称评定和研究成果考核中,习惯套用文学的甚或理工科的量化标准加以评定,只计发表的论文篇数,而不考虑作为艺术主体的创作,哪怕是在国际和全国性展览上荣获金奖也无济于事。”曹意强表示,今后艺术学会不断强调创作与研究相结合,“教创作的老师以创作为主,他只要能够把创作体验、创作技巧等转化为可传授的知识就可以了。不一定要发表论文”。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郑巨欣对此表示认同:“艺术创作当然包含着学术的成分,同时也是一个研究的过程。”

  比较普遍的情况是,艺术品往往不可能像普通商品那样可直接定价并通过市场反映出价值,拍卖出高价的艺术品与其学术价值之间不能简单地画等号……这是长期困挠艺术学学科建设的问题。“考虑到艺术品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显露出价值等特点,我们的学术界对于艺术学研究成果的认定要适当宽容,保留必要的自由空间,更应该以发展性眼光看待艺术学研究。”郑巨欣说。

  与会专家达成了一致意见:艺术学科门类的确立,势必要在学术上梳理与文学门类的关系,明确厘清受之统摄的影响——如单纯以发表文章或出版著作作为评价学术成果指标等,而要建立起适用于艺术学科创造性的计量指标,以推动艺术学科的健康发展。

  避免互相攀比和画地为牢

  艺术学学科建设和建造大厦一样需要基础和框架,但它显然又不同于建造大厦,因为学科建设的实际情况要比物理意义上建造一幢大楼复杂得多。目前学校之间搞排名,争资源成风,有些学校不顾学理基础,简单翻牌,纷纷成立艺术学院。学科组成员、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党委书记周星表示,艺术学门类建设要杜绝画地为牢的地域掠夺和争权夺利,这不仅没有理据,也不能容忍。各有所长和各有分工是艺术的本质,大而全将毁坏艺术学理性,也将有损艺术声誉。

  “需要防止艺术门类的攀比和妒忌,也必须防止淡漠学科学术而加大学科鸿沟。艺术最为珍贵的不是自身如何独具特色而是艺术如何共荣共生。艺术门类的前景取决于‘自立门户’后的大气和学理培育的细致上。抱着这样态度的艺术门类才能具有个性的文化气质,也才能被人尊重。”周星说。

  仲呈祥透露,艺术学科组正在拟定升为门类之后的二级学科的目录。“以前有畜牧业大学也要办影视专业的笑话。我们不愿意再看到这种玷污艺术声誉的事发生,更不愿意看到盲目的政绩观引导下,违背科学发展观的乱招生、乱扩招重演。以往各高校自发拟定的都要终止,按照新的来。”

  无论如何,艺术学门类将要开始新的建设,必须从观念上重视理论体系的建立。艺术学科性质内容的界定,是学科“自立门户”后的当务之急。

  新的学术框架亟待建立

  由于艺术学科基础的薄弱,造成了公众对民族整体的艺术潮流、艺术倾向、艺术创作的认识模糊。“以前我们的偶像是‘鲁郭茅巴老曹’,现在年轻人喜欢的是赵本山、小沈阳、李宇春,从鲁迅跌落到小沈阳,这文化落差有多大?这精神落差有多大?”仲呈祥说,“我们要抓住机遇,扎扎实实地工作,保障艺术学学科建设健康持续地发展。”

  旧有的学术框架和评估标准不适用于艺术学门类的发展,新的框架和标准亟待建立。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处处长许平拿出了一份非常详细的调研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11月,全国设艺术类专业的高等院校有1400多所,2010年招生总数40多万人。他提出了警示,学科建设非常重要,但是其本身不能成为教育发展的目的。“要不断追问:学生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我们的学科结构是否合乎教育能力?体现大学主旨的‘研究性’如何体现?”他表示,建立具有完整性、开拓性和可行性的学术框架至关重要。

  会上,清华大学环艺系主任苏丹、中央戏剧学院党委书记刘立滨、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王伟等分别介绍了各自院校的学科设置、教学体系,并对艺术学科的规划和发展提出了各自的建议。相互借鉴、加强合作、共谋发展成为了与会专家的共识。

  艺术还是艺术。提升为学科门类之后,艺术的学科特性应当更为清晰,学术框架应当更为深博,学院创新的使命因而也更为紧迫。

博宝声明:文中出现的数据均来自博宝艺术网数据中心,文章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转载请标明出处。

延伸阅读:
曹意强:视觉历史:世界艺术、博物馆和民族史学意识
版画家 曹意强 在博宝艺术家网的最新报道
曹意强 曹意强:艺术教育与创新型人才培养
曹意强:周天黎的艺与境
曹意强 多所院校艺术大师聚首西湖 畅谈艺术学科门类发展
曹意强 百余专家杭州把脉“艺术学”教育(图)